亚阿冲突的背后:土耳其在扩张的道路上走得愈发远

  • 时间:
  • 浏览:14

[正文/范宏达]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爆发了激烈的军事冲突。苏联解体后两国实现独立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一直存在争端,最近的军事冲突是两国持续冲突的延续。土耳其、伊朗、俄罗斯、美国等世界主要国家的立场值得关注。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纳卡”争端

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人占主导地位的“纳卡”地区属于新独立的阿塞拜疆。苏联时代,“纳卡”作为阿塞拜疆共和国的一个自治州,曾计划并入亚美尼亚共和国。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独立,两国关于“纳卡”地区的争端迅速升级并对峙。亚美尼亚占领了属于阿塞拜疆的“纳卡”及其邻近地区。

尽管国际社会做出了努力,但两国于1994年实现了停火,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围绕“纳卡”的矛盾和冲突并没有结束。目前的军事冲突只是两国争端的延续。亚美尼亚支持的所谓“纳卡共和国”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

亚美尼亚国土面积2.97万平方公里,目前有国民295.9万人;阿塞拜疆面积8.66万平方公里,目前人口1007.93万。鉴于本轮军事冲突,两国均宣布对方挑起事端,均宣布进入战争状态。据阿塞拜疆媒体28日报道,阿塞拜疆已经“解放”了几个村庄,媒体主持人在播放相关新闻时非常激动。另一方面,亚美尼亚谴责阿塞拜疆与土耳其联手攻击自己。

亚美尼亚国防部公布的,亚军击毁阿军装甲纵队的视频截图

阿塞拜疆国防部公布的阿军无人机击毁亚军防空阵地9K35防空系统的视频截图

土耳其代表阿塞拜疆

在这一轮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军事冲突之后,亚美尼亚的邻国和区域强国土耳其一贯明确宣布支持阿塞拜疆,并强烈谴责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的袭击。

土耳其和亚美尼亚的关系很不好,两国之间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矛盾。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后期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和土耳其长期否认,是亚美尼亚仇视土耳其的根本原因。亚美尼亚一直在推动国际社会就大屠杀向土耳其施加压力,大屠杀是土耳其在国际社会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是土耳其仇恨亚美尼亚的关键因素。

另一方面,土耳其和阿塞拜疆是同一个民族,语言和文化几乎相同。阿塞拜疆独立后一直积极向土耳其靠拢,愿意做土耳其的小哥哥,这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土耳其“突厥阴谋”很强的领导人,尤其是埃尔多安总统的“大突厥梦”。2023年,土耳其共和国百年庆典即将到来,肩负民族复兴大业的埃尔多安总统正在为塑造和提升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而努力。像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这样的军事冲突是埃尔多安总统和土耳其展示其立场和影响力的机会。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接壤,周边是土耳其、格鲁吉亚,俄罗斯、伊朗等热点地区 图源:外交部

伊朗在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中的立场是微妙的

伊朗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保持正常关系,伊朗长期以来一直有兴趣调解两国之间的争端。在这一轮军事冲突爆发后,伊朗立即表示愿意尽其所能致力于停火,并希望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举行会谈。

邻国亚美尼亚是伊朗最友好的外交关系之一,也是伊朗在国际制裁下最方便的国际旅行目的地之一。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对亚美尼亚人遭受的土耳其“屠杀”深表同情。

祖法,伊朗西北部的一个小镇,是一个有着明显亚美尼亚特色的地方。奥斯曼帝国“屠杀”亚美尼亚人的时候,也有亚美尼亚人逃到这个地方,所以祖法和亚美尼亚人之间还是有很多接触的。伊朗著名城市伊斯法罕的祖法区是亚美尼亚人聚集的地方。在该地区著名的旅游景点“万科教堂”公园,有专门纪念亚美尼亚人“大屠杀”的纪念碑,也有亚美尼亚人的历史展厅。伊朗伊斯法罕大学也开设亚美尼亚专业。

阿塞拜疆也是伊朗的邻国,是伊朗非常重视的外交国家。91%的阿塞拜疆人和伊朗西北部的2000万阿塞拜疆人拥有相同的种族、语言和文化。伊朗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波斯人占人口的60%为第一大民族,阿塞拜疆人占人口的四分之一为第二大民族。这样,虽然伊朗和亚美尼亚关系更密切,但伊朗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冲突中没有明显的一方,因为伊朗必须考虑阿塞拜疆人在自己内部的反应。

此外,由于是交战各方的邻国,战争的继续和升级也对伊朗构成一定威胁。例如,伊朗媒体报道称,交战各方的火箭落入伊朗境内。因此,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发生军事冲突后,伊朗最好的选择是在两个邻国之间进行调解。伊朗外长扎里夫27日晚致电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外长,积极斡旋交战双方。

俄罗斯和美国对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的反应

俄罗斯作为苏联的继承者和高加索地区的战略利益大国,自然更关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又一轮冲突。除了呼吁双方立即停火之外,俄罗斯外长还直接与亚美尼亚、土耳其和阿塞拜疆进行了沟通,并就“纳卡”战争进行了积极磋商。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直把高加索地区作为其核心战略区域之一。面对不断升级的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俄罗斯将尽最大努力解决危机,以免冲突的继续和升级为其他势力干预提供机会。

正在为11月初的大选拉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可能提高国际评分的机会,并公开表示有可能与地区伙伴介入这场冲突。除了大选因素,高加索地区的地缘战略价值对美国来说也很大。如果使用得当,它不仅可以遏制俄罗斯,还可以攻击伊朗。因此,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也可能成为美国干涉高加索事务的起点。

结论

就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而言,两国之间的军事冲突不会产生很大影响,像这样的双边冲突自独立以来一直是个问题。所以两国冲突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没有强大的外部干预,两国目前的军事冲突很难持续下去。

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冲突中,土耳其的行动值得关注。近年来,埃尔多安总统领导下的土耳其对地区安全与稳定构成威胁。埃尔多安总统和其他土耳其领导人有一颗强大的国家之心和复兴国家的意愿。此外,邻国土耳其已经在地区势力扩张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几乎集体陷入低潮。

作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共同邻国,地区大国伊朗在两国冲突中不会轻易选择对方。但是,如果美国有选择、有倾向性地进行干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就会感受到来自美国的威胁,因此很可能会做出进一步的回应。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将是制约美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最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