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现金流干涸、4亿商誉压顶 同有科技补血或生变

  • 时间:
  • 浏览:3

运营现金流枯竭,4亿商誉拔得头筹,科技补血还是变了

来源:富凯金融

富凯总结

同友科技净营运现金流连续10个季度为负,急需寻求资本市场补血的思路。

作者|四川范假

排版|十一

数据存储企业同友科技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持续下滑。好在今年SSD固态硬盘市场价格上涨,使得其有望结束净利润也连续三年下滑的局面。

但通友科技现金流持续恶化,不得不在资本市场寻求血液补充。近日,公司宣布拟公开发行可转债,理由是SSD固态硬盘研发,但发行可转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公司没有重大违规行为,但通友科技却有着挥之不去的“代持”阴霾。

固态硬盘支持领域闪存业务下滑

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全球仓储市场的需求方有所下降。但由于美国和韩国的内存芯片占据市场核心地位,华为在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下逐渐从固态存储市场收缩,导致供应端SSD固态硬盘短缺,也为同技术抢占市场提供了机会。

通友科技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27.65万元,同比下降32.52%;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707.11万元,同比增长22.84%。同友科技表示,营业收入下降主要是受新冠肺炎肺炎对销售规模的影响,而净利润增加是由于固态硬盘等业务的增长。

同友科技在SSD的布局源于2018年以9倍溢价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秦虹科技,获得其在闪存存储业务和军用级SSD方面的技术和产品,并战略投资于一恒创源、泽实科技、郭克一村等存储产业链上下游厂商。

一系列外部投资使通友科技SSD业务成为支撑公司利润的重要业务。但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主要依靠一恒创源和泽视科技的成长,而对公司投入最多的秦虹科技并未做出突出贡献。事实上,6.5亿收购秦虹科技是通友科技最大的投资,主要是为了丰富通友科技在闪存存储领域的竞争力。2019年秦虹科技合并后,通友科技的闪存业务也大幅增长。

但今年上半年,同样技术的闪存存储业务却亏损了。幸运的是,固态硬盘所在的数据存储业务的增长保证了公司的利润增长。

收购秦虹科技为通友科技带来了很高的商誉。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账面商誉为4.6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近30%。交易对手在收购秦虹科技时承诺,2018年至2021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利润分别不低于2900万元、4600万元、5900万元和7100万元,承诺利润总额不低于2.05亿元。

2018年和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秦虹科技净利润分别为2961.69万元和4617.8万元,基本履行了业绩承诺。面对2020年5900万元的盈利目标,如果无法实现,通友科技将面临商誉减值的危险。

现金流困难求可转债补血

受疫情影响,今年很多上市公司的经营普遍下滑,从资本市场融资成为重要手段。随着再融资和减持相关规则的收紧,固定收益不再是上市公司的首选,可转换债券的规模正在迅速扩大,特别是

显然,工业园投资基金对应的就是这个可转债。通优科技在公告中表示,2017年至2020年6月30日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6.33%、9.48%、24.72%和17.82%。整体资产负债结构相对稳定,债务长期风险较小。随着可转换债券持有人未来陆续转股,资产负债率将逐渐下降。

虽然同技术负债率低,但公司经营现金流压力大。自2018年以来,相同技术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一直为负。2018年和2019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分别为-3107.64万元和-1589.76万元,2020年上半年为-3439.28万元,同比大幅下降174.98%。

可转换债券可以改变资金的用途,这也是上市公司的一种常见策略。获得可转换债券后,还可以补充营运资金,比银行贷款更划算,因为不需要支付利息。

“控股”的危机还没有完全解除

通友科技在宣布发行可转债的同时还表示,经过自查,公司近五年没有受到证券监管部门和交易所的处罚。

发行可转换债券的条件没有规定公司在一定期限内未受到监管处罚,但上市公司有违规记录的,不利于发行可转换债券。因此,上市公司在准备发行可转换债券时,往往会公布近五年是否有违规处罚。

傅凯军查询过往信息,发现通友科技近五年未受到监管部门行政处罚,但因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2年修订)》相关规定,受到深交所通报批评处罚。

不仅通优科技受到通报批评,公司董事、总经理周泽祥,董事杨、童、董事、董事会秘书沈静也受到通报批评。

事件的起因是科技的共同所有者周泽祥和该公司前高管肖建国之间模糊的“代理控股”关系。据知情人反映,公司上市时由原通友科技副总经理肖建国投入持有的股份,实际上是由周泽祥持有的,甚至双方还签署了《协议书》,同意将肖建国减持后的收益转让给周泽祥。

周泽祥肖建国《协议书》重点内容

但由于肖建国在上市第二年内辞职,按照规定,他应该以现金形式赔偿通友科技约1456万元,但通友科技并未向肖建国主张赔偿。直到知情人举报,通友科技才发布紧急公告,称董事会已表决放弃肖建国的赔偿资金,但这一影响公司业绩的重大事件未及时公布,构成了违规信。

同友科技与肖建国签订增资协议

至于为什么要对同技术的资金进行补偿,同技术的真正控制人周泽祥说,肖建国基于和周泽祥的交情,给了周泽祥2000多万元资金减持。

但举报此事的知情人告诉富凯金融,肖建国减持股份收入超过5000万元,双方谈判不成功最终导致冲突。于是,他得知了双方的“代理控股”关系,然后做了汇报。举报者表示,他已经收集了更多证据,并向相关部门举报。